在中国画中的写意人物画家的人数所占比例并不是很多,和山水、花鸟画家相比要少许多,但是,写意人物画创作热潮很活跃,他们正在多样性起来,正在质量化起来。吴光甫便是这其中表现杰出的一位。他年内大进,已有多幅作品问世,令人为之一震。 1962年生于河北魏县,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2002年入北京画院研究生班—石齐艺术工作室深造,并得到王明明、杨延文等名家指导。2009年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道兴人物画创作工作室深造,其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书画展并获奖。部分作品被美国、日本、加拿大等收藏家收藏。艺术传略、论文被多家辞书、报刊收录并发表。出版有《吴光甫画集》。 近期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展览: 2008年《一帘春风》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名家书画邀请展并获金奖; 2009年《清香》故宫建院85周年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大展; 2011年《一曲春风颂 十里紫雪香》入选中国当代花鸟画大展; 2012年《春暖》第七届中国西部大地情全国中国画展; 《青春·119》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暖春》吴冠中艺术馆开馆全国中国画展; 2013年《暖春》首届中国画学术展,并被中国画学会收藏; 《新歌一曲》“泰山之尊”全国中国画展。 写意人物画有了吴光甫 对于中国大多数画家来说,走近中国画的现实主义,走近中国画的现代性,都将是不应避开的事情。吴光甫是一位写意人物画家,与其他画家一样,共同迎接着这样的现实。 中国画之中的写意人物画家人数比例不算多,比较于山水、花鸟画家要少许多,但是,写意人物画创作已然很活跃,他们正在多样性起来,正在质量化起来。吴光甫便是这其中表现杰出的一位。他年内大进,已有多幅作品问世,令人为之一震。 光甫创作上的进展,似与北京这个地域的大文化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这个京城所形成的艺术氛围,便是一个有形或无形的高度,他会把你不知不觉地推向这个高台。在这个高台上,你可以四处张望,可以瞻前顾后。因为这个有着古老的昨天,有着鲜活的明天,还有着多样的左邻右舍。这一切外因,都展现在光甫面前。他的写意人物画创作,便如此这般地活跃起来,感奋起来,情不自禁起来。大约这便是光甫今日出现极佳创作状态的因由。但是,我们不可忽略另一个重要前提,那便是光甫的基础造型能力,在他的作品《精魂》中,可见一斑。之后出现的新作,如《新歌一曲》、《春暖》、《葵花朵朵》等,都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正在努力开发着艺术造型多方面的潜能,对于人物形象、状态、性情,都有着深度刻画,应用着许多切实可行的表现手段。他注重造型细节的“强化、深刻与放大化”;注重笔墨的“飞白”与“虚淡”的应用,似在实践着明人戴熙的说法:“以淡得深,因渴成润”;他还注重造型的“九十度”排列与“非九十度”的造势与冲突;注重虚实的叠加重合与装饰性符号意识的应用;注重造型的体量与平面性的表现。他把这些全新理念与现代性的表现手法积极地、快捷地、毫不迟疑地融入于自己的作品之中。 在近期与光甫有着短暂而又长久的交流。说是短暂,多次见面交谈却不多,说是长久,前后也有了近一年的交往。期间漫谈着写意人物画创作中的一些需要正视的问题。看来,我们需要把创作的大门打开着,向这个社会打开着。开门第一件事,便是质量继承与质量创新,因为没有了艺术质量,便没有了艺术生命。吴光甫在自己的写意人物画创作中向社会敞开着大门,似在日有所进的选择,借鉴学习着一切好的东西,他“不傍一人”,而又“无人不傍”,他“不依一法”,而又“无法不依”,这应是一位天才画家的最实在、最聪慧的做法。 吴光甫,正在以全方位的态度在全方位提升着自己的艺术创作状态;他专研着写意人物创作的一些最为基本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