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宾虹是中国近代绘画史中里程碑式的人物,但又“不能仅以画史目之”,画家之外,他是书法家、篆刻家,也是学者、诗人,他将金石、文史、诗书等修养融贯入绘画中,孜孜以求,大器有成。   黄宾虹的绘画筑基于传统,同时他又是传统国画革 新的拓荒者,早岁法乳新安画派,后力追宋元,《江南春草绿》(lot.065)之疏淡清逸仍可见新安画派的影响,行笔用墨间又有宋元矩度,属于自我面貌构 筑时期的清新之作。他壮年遍游名山,探胜撷秀,将四时朝夕,阴晴明晦,皆罗致腕底。伏居燕市十余年间,致力于将“古迹与游山写稿融会一片”,师古人复师造 化,确立起自己屹立画史的黑、密、厚、重的基本山水面目,并对画理进行创造性阐发,将笔墨之大要总结为“五笔七墨”。《临徐渭二体书卷》 (lot.064)是他“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的习练,《湖山泊舟》(lot.061)的浑厚华滋气象,则体现出画家锤炼一生的笔墨修为。其立足于传 统的国画革新之功,如傅雷所言“石涛以后,宾翁一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