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是林风眠跳脱传统山水画、 翻出新境的重大成就,他认为水墨依靠浓淡干湿的变化可以具有很强的表现力,但对于光影的传达却比较苍白,如果能引入丰富的色彩,将会为画面带来更大的可塑 性和更多的可能性。本场推出的三件林氏彩墨风景佳作,均为其流传极少的早期作品,来源清晰,弥足珍贵。充分展现出他调和中西、翻出新境的艺术成就。
 展览:“形色写诗·山水记怀·林风眠百年纪念专集:风景”,1999年8月14日至9月7日,大未来画廊,台北出版:《形色写诗·山水记怀·林风眠百年纪念专集:风景》,大未来艺术有限公司,台北,1999年8月,第31页 《秋景》是林风眠秋日风景系列中的精品。画面采用他这一阶段作品中常用的构图,中景为八棵参天巨树,错落掩映,树叶浓烈的色彩斑斓无比,形成明 快的节奏。黝黑的树干蜿蜒直上,与远处青黑色层叠的远山相呼应,让画面整体色彩又沉静了下来。而近景明澈的倒影、白墙民居;远景烟岚浮动的山峦,都为画面 增添了耐人寻味的细节,也显示出画家表现光影的卓越技巧。
展览:“世纪先驱:林风眠艺术展”,2007年4月4日至6月3日,香港艺术馆出版:《世纪先驱:林风眠艺术展》,康乐及文化事务署,香港,2007年3月,第118页 《绿柳》描绘的是林风眠记忆里的西湖风光。柳树新绿的色调令人心怡。画家用了近似水彩的表现手法,将随风轻轻摆动的柳条当做一个整体来描绘,形 成了如轻纱、薄雾、蝉翼般的效果,柳叶与树干、清淡的远天白云与近景斑驳的倒影、堤岸等,构成虚与实、轻与重的视觉对比,使画面颇耐咀嚼。
秋鹜与渔船是林风眠在1950年代就开始反复表现的主题,一样也来自于对杭州的回忆。在林风眠看来,飞鸟、沙洲、渔船等是传统水墨的重要意象,因此在创作中的交集会很多,展开对话的可能也更大。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幅《河畔》中,林风眠虽然运用笔墨,却刻意回避传统书法式的线条表现,不忌讳重复,而追求一种节奏感和装饰感。在他的作品中,墨也是色彩中的重要元素,与蓝、褐等色共同传达傍晚天光渐暗时的萧索清冷。 这件作品曾为新加坡著名收藏家陈文华的藏品,刊登于1977年第6期的《艺术家》杂志。画中上款“佳景先生”指的是陈佳景,他与陈文华在20世纪中后期并称新加坡收藏界的“二陈”,声誉卓著。 总体而言,林风眠的风景创作不是来自对景写生,这一点从秋景系列、西湖系列、鹜鸟渔船系列已可看出,他比较重视在创作过程中融合中西,开创个人的图示,并表达当时的心境。在1950年代离开杭州之后,林风眠画中的用色方式日趋完善,他独到的彩墨画风格也已经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