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90后恋上古代书画 专家提醒切忌“贪”字 “唐伯虎书画‘起步价’已经是1000万元一平方尺了,如果现在有一幅‘唐伯虎’卖10万元一平方尺,你敢下手吗?”春拍甫至,纽约苏富比拍出 10大高价中国古代书画,多家拍卖行力推古代名作,“80后”、“90后”收藏者恋上古书画,资深藏家提醒“切忌‘贪’字”,“即使是从初级的古代书画入 手,只要善于考察、挖掘,可以获得至少高出几倍的收获。” 2010年至2012年上半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一片红火,古代书画巨作涌现、天价频出,一度挺进“亿元时代”。待风头一过,两年来市场再难见到 当时令人激动的场景,流拍的消息更是不断传来,例如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中,元代书画家赵孟頫《致宗元总管札》是中国嘉德此季最高估价,4500万元至 5500万元的估价在前几年并未“高不可攀”,但最后仍因拍卖现场未达到底价而流拍。 尽管艺术品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市场人士对古代书画板块的态度依然镇定自若。“精品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大,毕竟好的作品数量越来越少,而所谓‘市场不好’,只是一般作品行情受影响。” 华艺国际副总经理林宇清如此回应记者的疑问。 古代书画资深藏家朱绍良认为,原因是前几年出现在市场的古代书画精品大部分都被大收藏家收入囊中,没有再次投放市场,所以市场无货可争,而不是 “市场冷清”或者“理性回归”。“我对古代书画痴心不改,会坚持下去。”他透露,春拍将有不少重要的古代书画出现在拍卖场上,他已一一鉴赏过,相信古代书 画仍将在市场上展现其独特的魅力。 事实上,当近现代书画被部分业内人士认为“率先调整”的时候,古代书画板块也悄然重获活力。在率先举槌的纽约苏富比“2015春拍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中,213件拍品成交额达4144.13万美元,其中一件郑和真迹“大明楷书御制佛经”被上海收藏家以1402.6万美元收入囊中,成为亚洲以外地区拍卖价格最高的中国书画作品。 朱绍良亲历了这场拍卖会:“这件藏品的估价只有10万美元,我预测能在100万美元以内买到,没想到拍卖师叫价声刚落,场上叫价迅速突破500万美元、1000万美元,最后以1400万美元落槌。” 现象:80后、90后争相入市 在朱绍良看来,现在的收藏者对古代书画的了解和认知能力与前人有很大差距:“书写工具的变化使我们对古代书画产生一定的距离,我们对古汉语的了 解也无法与前人相比,更不用说对书画家不求甚解的现象非常普遍。”他希望随着对古代书画的重视程度的提高和对知识的普及能扭转“厚今薄古”的现状。 林宇清也认为懂得欣赏古代书画的收藏者还是少数:“能看得‘透’、充分理解某一件古代书画作品在书画发展史中地位的人并不多。”他认为,不少人 在市场高位的时候追高购买,大部分还是抱着“追热门”的心态。有收藏书画多年的“老手”告诉记者,每一件艺术品各有其价值,在投资的角度一定要捉住大的趋 势、大的价值:“就像古代书画作为一种投资品就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类型,是稀缺资源,投入的资金门槛高,但只要把风险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回报率稳定、适 合长线投资。” 而藏家宋先生的心态就有所不同:“我没有能力买最贵的古代书画,只能买中小名头的作品,但是我不投资,而是为了收藏,并将其作为学习的资料。” 像宋先生这样的“有心人”往往能在市场上获得意外的回报。林宇清告诉记者,从作品征集到上拍一般只有2个月时间,拍卖行很难把时间、精力全部集 中到一件作品上去悉数了解其背后的情况,而买家买下拍品后,往往用极长的时间去研究、挖掘,最后找到“躲”在背后无人知晓的著录记录或者典故,给自己的藏 品“加分”,“能否有收获,收获有多大,比的是收藏者努力的程度。” 不少“80后”和“90后”收藏者正以这样的面貌出现在收藏市场上。朱绍良身边就有不少恋上古代书画的年轻收藏者,虽然受限于经济实力,只能从 “初级拍品”买起,但是对古代书画极为热爱,刻苦钻研并时常向朱绍良提出很多深刻的问题,令他欣喜收藏圈“后继有人”:“他们只是刚刚起步,长此以往,等 到他们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也有机会成为购买‘高精尖’的大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