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晶晶的抽象画有似中似西的特点,在他新创作的抽象画中很有古山水画的气息。综合中国画的技法与对西方画颜色的感触,她走出了一条中西结合的道路。   与十年前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时的主流艺术实践相比,关晶晶现在的绘画具有一股孜孜探索的神秘气质。她相信艺术自心而发:“我不会在我的作品里放进任何我厌恶的东西,毛头像或是任何制度化的符号、商业符号。我不喜欢政治波普,不喜欢它的夸张、叫嚣,戏虐的口气。”从艺术学院接受训练,到个人非具象的绘画风格, 以及现阶段的发展,30岁对于关晶晶来说无异于一个无法被计划或设计的旅程。她需要在她的作品里找到恰当的语言来阐释她所认为的生命的意义。“风格伴随着对生命的理解,是一个生命不断在创作的整体,而不是一个什么静止的样式,风格是不断变化的。” 关晶晶     关晶晶(1983)自她二十出头起即广泛的参加了展览,并奠定了具有显著个人风格的绘画。出生于河南的关晶晶,因为在中央美术学院城市学院的学习而来到北京, 中央美院是一所还延续着苏联风格艺术教育的老牌院校,提倡从生活中绘画,所有的创作都要来自于对自然的观察。央美的学生们有很多机会去欧洲的艺术学院继续深造,或是到一些西方艺术家的工作室去实习工作。而关晶晶毕业后在北京租了一个工作室,她留在了北京。也就是2006年,实际上是在她毕业后不久,她即开始出售她的作品了。   虽然关晶晶欣赏很多的西方艺术家(尤其是CY Twombly和 Mark Rothko),她的作品仍保持着与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内在联接。这种联接不是样式化的形式联接, 而是传统艺术精神和哲学方法论的联接。使用墨和丙烯在画布上创作一长段时间后,关晶晶近期选择了坦培拉这种西方古典材料,结合了中国传统水墨画的一些观念和技法,这使得她的作品具有明显的中国特征。由于使用了较少的油和更多的水,提高了表面的水性感,制造出了一种感性的元素,而多层的透明质地使得作品的基底可见,“让画作呈现氤氲迷离之气”。她描述她的方法和效果:“由于水的大量使用,创作过程中会有很大的变数和偶然性。水油结合的媒介剂也使画面干燥的时间, 相比传统水墨要漫长许多。这期间有等待、思考、控制以及随机应变。” 关晶晶的新作“剩山系列”意指现代社会空间的丧失的意义对于文化和个人的影响,而那空间曾经“容纳历代士人们吟咏的澄明超逸、平淡天真。”她的丈夫,诗人赵野写道:“其实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家国尚存,但天下已亡的局面。我们的文明早被挫伤,只剩一片西风残照。”关晶晶表达了她必须抵制专制与现代性双重胁迫的坚定信念:“那片遥远、空濛、在时间中若隐若现的“剩山”,是我心灵的一份寄托,或者说是这时代的一曲挽歌。”她还援引了董其昌的诗句“残山剩水可卜居。”正是董其昌激发了尚扬创作他宏伟的系列作品《董其昌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