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元先生是很低调的,这跟他在农村住过的二十多年是有相当的关系,他很怀念农村恬静安逸的时光,同时也具有了农村人特有的品质:寂静无声,默默耕耘。 王春元,1937年12月生于张家口市,1956年——1961年就读于天津美术学院,1961年——1986年先后任职天津美术学院,1961年——1986年先后从事过舞台美术设计、编剧、文化局副局长等工作,1986年——2004年1月先后任河北省工艺美术学校校长、河北大学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河北省政协常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美术研究所顾问、保定画院顾问,现为臻纪签约艺术家。 作品曾入选中国美协、全国政协、国家教委、河北美协举办的各种展览,并被选入《法国巴黎首届当代中国艺术精品展作品集》、《第二届全国教师优秀美术作品集》、《河北省百位画家作品集》多种画集。《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政协报》、《河北画报》等报刊均刊发过评论其作品文章。出版有《王春元画集》、《学画春牛牧童》、《中老年国画自学课本》等刊物。作品有《黑猫系列》、《短笛无人信口吹》、《伙伴》等。 王春元   骑着牛儿梦回田园 ——著名画家王春元牛年牛画印象 这几天,有关牛的“画题”开始在全国各地热闹起来。人们为了吉祥而凑趣,为了新春而添彩。此时此刻,也让我想起了河北的王春元先生,他画牛已经22年了。王春元先生是河北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前院长,河北政协常委,著名画家,擅长写意,喜作牧牛图,并深得田园情趣。前不久,他专为牛年出版了一本画牛的挂历,给我寄来一本。收到这份从千里之外寄来的礼品之后,展卷欣赏,感到极大欣喜。可以说,一本挂历勾起我许多回忆。他说我们曾有过一个约定,十二年后再说牛。算一下,上一个牛年是1997年。也许吧,可我早已忘记。当然,每逢十二年就会有一个牛年出现,我们就要过一个牛年的春节。虽然说一位专攻画牛的画家并非为了牛年而画,但毕竟牛年的到来是画牛的主题年,所以,牛年看牛画也就格外有了一些情趣。 王春元先生1961年毕业于天津美院版画专业,毕业之后在基层与农村沉浮,25年没有从事美术专业。1986年重归美术队伍,出任河北工艺美术学校校长。他选择中国的田园意趣作为自己的创作题材,完全得益于早年在农村时的强烈印象。他最佩服牛的坚毅精神和忍辱负重的品格,并且怀念昔日农村宁静的田园风光。其实,他深深知道,真正的农村那种外在的田园风光是不能替代农民的艰辛,也不能替代岁月的苦难记忆。但是,话又说回来,田园风光也确实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那种宁静来自于苦中作乐,也来自于安于现实。他认为绘画与现实当然是有距离的,这种距离就是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有时候,现实会给我们一种浮躁与不安的感觉,而绘画却给我们一种宁静与向往,这就是田园风光经由画家成为美术作品的作用。他说,绘画就是向回看,是记录传统文化在不断消逝的一种情怀,此时,田园风光最有诗情画意,而牛是田园之中的一个很好的象征物,也最有说服力。 王春元   在研读历代名家绘画的时候,在浏览中国文化史、绘画史的时候,他发现了中国文人的症结所在:历代文人都绕不过他们心中的乡村,都绕不开他们梦中的田园。这样的心结,也正好符合了他的心结。遥想千年之前,那时的城市似乎也是喧嚣的,而今天的城市,其喧嚣程度哪还是古人心中的喧嚣呢?中国的文人与画家又是难舍难分的,所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就算陶渊明不画画,但他的文人情怀也影响了历代的画家。他梦想的田园,他采菊的东篱,也都是历代画家描绘的对象。唐代的画牛圣手韩滉在其节度使任上,也时常羡慕乡野的田园之趣,那种士大夫之羡慕,也许有其真情流露吧。南宋陆游赞他的画时说,“每见村童牧牛于风林烟草之间,便觉身在图画,起辞官归里之望。”那么,田园风光,在一些士大夫看来,总是有赋闲的理想色彩。而这种色彩只能说在画中比在实际生活中更适合、更惬意。而我们的绘画,当然就是在理想意趣之下而高于生活的。春元先生正是从历代前辈那里悟出了自己的画理——画牛要注重乡间的情趣,而不是画牛本身。 牛,在中国的象征意义有它的特别之处。从远古来说,因为中国是一个重视农耕文明的国家,作为主要劳动力的牛,是人们得力的帮手。它作为勤劳的象征而在人们的记忆中不可磨灭。它既是一个好劳力,又是一个好伙伴:坚毅、沉稳、温良、朴实……又因为他的可爱,牛还成为“牛郎织女”的神话主角。可见,牛在中国人心中,具有男人的品格。而春元先生正是这样思考牛、观察牛与喜欢牛的。牛马年,好种田。对于牛年来说,也是给人们以很大期待的年份儿,人们希望在牛年有一个坚实的突进。所以,春元先生认为,牛给人一种可依赖信任的印象,所以他选择了画牛为自己的终生主题。当然,在牛年谈牛画牛,肯定是对牛题材绘画的一种更好的弘扬。 春元先生自谦为门外之人,因为他开始学的是版画专业。但是,多年来,他深受老师孙其峰老先生的指点和赞许。他说门外有门外的好处,不受一些条条框框的束缚。他总是说起一些画家同行的悲哀,只知道打进去,却没办法再打出来,反而失去了自己。孙其峰为他的画题词写道:“春元老弟画牛,貌离神合,不似而似,大有梁楷减笔遗风,妙极妙极。”欧阳中石题词也说:“先求其形,再求其神,形神既得,始可舍形而取神,然则入上品矣。”王朝闻先生也曾题词“情以物迁,辞以情发”。可见,他独具的画牛风格,受到了中国当代一些大家的鼓励与肯定。但春元先生做人比较低调,虽然1990年他就在日本举办过个人画展,1997年在香港参加过香港回归大展,但在内地至今也没有举办过一次个人展览。他在电话里还对我说,他给所有的画家朋友都写过评论,并且有评论荣获2008年河北省第四届文艺评论大奖,但至今却没有让人给自己写过一篇评论文章。而他纪念牛年的唯一方式就是出一本自己画牛的挂历。但他对牛年还是充满希望的,他说,牛年画牛,寄希望祖国和人民继续奋蹄,牛年带来牛运,牛年更牛;更祝愿深圳人民牛年红红火火,牛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