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跃先生先生绘画方面非常钟情于藏獒,而这其中是有一段跟藏獒有关的感人故事,最终藏獒和林跃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1年生,原籍山东,四川省广安市人,现居成都浓园国际艺术村,1987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会员,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获奖,其以藏獒为主题的组画《奔跑的速度》被市场广泛认可,并获得很高的赞誉。林跃笔下的藏獒形态迥异,仪态万千。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踏上青藏高原,用肖像画突出藏獒的独特气质。现任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 林跃     林跃专以藏獒为创作题材,多年来,他深入藏区创作出了非常丰富而深刻反映藏獒及藏族人民生活的艺术作品。他的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获奖,同时被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世界名校所珍藏,以及被默多克、罗杰斯、杰克罗森、李昌钰博士等国际名流收藏,被誉为“中国藏獒画家第一人”、“东方画獒大师”、“守望东方生灵的艺术使者”。   林跃筹拍多年的藏獒纪录片《寻找巴克》即将杀青,届时他将会用镜头向世人传达更多关于藏獒的故事。而藏獒对于林跃来说,不只是宠物那么简单,是亲人,也是朋友。   林跃对藏獒的了解,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画家的知识范畴。“藏獒最适合生存的地方还是高原,离开了高原,藏獒迟早会退化”,林跃说,“目前有很多人养藏獒,但是离开了高原特殊的生长环境,藏獒就失去了它原始的野性”。所以,他更愿意深入高原,和他的朋友在自然的环境下接触。林跃经常奔走于四川的阿坝等藏区,和藏獒朝夕相处,寻找创作的灵感。有网友问:“这么凶猛的动物,面对它不感到害怕吗?”林跃说:“做藏獒的朋友,它会把你当亲人。” 林跃     林跃推测,纯种藏獒目 前仅存百余只。他认为,被运到内地养育的藏獒,在经历数代繁殖后,会丧失很多内在的东西,“最后仅剩下一条高大的狗而已,徒有藏獒的名号”。目前,已经有人主动联系到林跃,希望能在九寨沟里建一个以“林跃”命名的藏獒自然保护区,让藏獒在高原的天然条件下保持自己纯正的血统。   “藏獒一生只认一个主人”,这句话说的是藏獒的忠诚。林跃说,他亲眼看到一头藏獒为了保护主人家的牦牛,和狼群斗得浑身是伤。但是藏獒并非除了主人就“六亲不认”,林跃称,藏獒是最通人性的,和人混熟了,就会把你当朋友,和你亲近。   聊起藏獒,林跃总有讲不完的故事。   “1987年,我毕业于四川美院绘画系,但多年来一直事业失意。2004年,我只身一人来到草原。有一天,我漫无边际地走着,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劳累引起的高原反应使我晕倒在草地上。醒来之后我已经在老朋友家的帐篷里。”林跃告诉记者,“后来我才知道,我之所以还能活着,是西巴王发现了我。”   这只叫西巴王的藏獒是在三个月大时朋友送给林跃的礼物,但在成都,西巴王水土不服,一个月住了三次医院,不得已,林跃又将它送回草原。   一年后,当林跃再次回到草原时,没想到久未谋面的西巴王不仅认得他,还救了他一命。 林跃     “我永远不能忘却那一瞬间定格下来的美好。”林跃说,“草地碧波般一望无际,一条硕大的藏獒跳跃着向我奔来,獒毛獒尾起伏有致地飘逸着。”   林跃告诉记者,有了西巴王,他才理解了“守候”的含义。从那以后,每次进草原写生,林跃都会将西巴王带在身边。晚上林跃在帐篷里睡觉,西巴王就守在帐篷外,防止牦牛和其它走兽的侵袭。有时天下雨,西巴王也不肯进帐篷,早晨起来,浑身湿透了的西巴王只是抖掉身上的水珠,就又跟着出发。   “守候是一种职责,守候是忠诚的态度,守候是一种温暖的感觉。”林跃若有所思地说。   林跃告诉记者,他曾20多次深入藏区,了解纯种藏獒,听牧民讲藏獒的故事。几年来,西巴王跟他走遍了草原。这样一种属于高原的快乐促使他把这些优良的藏獒画下来,让人们记住这些忠犬的故事,也透过它们看到生命的精神。   “我不仅要展示藏獒的千姿百态,更要传达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精神,昭示一种无坚不摧的生命力。”林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