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猴是古代文人墨客的好朋友,因其聪明机灵被文人所喜爱,就连大文豪鲁迅都想拥有一个墨猴,不过可惜的是,据称现在墨猴已经灭绝了。 墨猴:两眼烁烁有光。墨猴极小,小到能够装入笔筒,因此常在筒内盘曲而睡。主人常常将它连同笔筒置于案旁。如果叫它磨墨,只要把笔筒轻叩三下,它就飞快地跳出来,跪在砚台旁边,先用前爪捧墨,然后慢慢地磨。直到主人叫它住“手”为止。有趣的是,主人写字时,它一直趴在砚台旁静候,有时发现桌上出现蚊、蝇、蚂蚁一类的小昆虫,它即奋力扑去,捉住吃掉,待到主人离去,它又伸舌将砚中余墨舔个精光,然后跳入笔筒里睡大觉。由于它能磨墨、舔墨,所以人们形象的称它为“墨猴”。 阳朔县产墨猴,大如拳,毛作金色,两目烁烁有光,能于笔筒中盘曲而睡。置之书案间,欲使磨墨,则扣案数下,猴奋然讯出,跪于砚旁,以两前足捧墨而磨之。使之止,即止。见几上蜡蚁,即捉食之,无或脱者。且能于花盆间拔草捉虫.墨猴睡在笔筒里,一听到磨墨,便跳出来,等着,等到人写完字,套上笔,就舐尽了砚上的余墨,仍旧跳进笔筒里去了。这是什么小动物竟能睡在笔筒里还会磨墨舐墨它就是墨猴,在古代,它是文人的宠物,能帮助翻书、递纸、取笔、磨墨。它爱栖身笔筒和抽屉,只要喂以花生和黄豆即能生存下去。曾有位考古学者在武夷山发现过以前被认为已绝灭,体重仅200多克,小如鼠,伶俐聪明。 墨猴   在清代道光刻本《武夷山志》中,有“王孙似猴而小,大仅如拳”的记载。 据传,在武夷山的密林深处,过去曾经生活着一种体重仅四、五两(约合120~150克)的猴子。宋代著名理学家朱熹在武夷精舍著书立说时就饲养了 一只从山中捉来的猴子。这只猴子,身高如笔杆,体重不足半斤,生性机灵,逗人喜爱。经过朱熹苦心驯化,甚听主人使唤。在书房里,朱熹读书,它就规规矩矩地坐在笔筒上“洗耳恭听”;朱熹要写文章,它就跳下笔筒勤快地磨研墨水;主人外出,它就老老实实,寸步不移地看守书房,不让生人进入。这么乖巧的袖珍猴子世上罕见,难怪清代李如龙作诗称赞:“武夷笔猴倍珍奇。” 体型小巧、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的笔猴,是古代文人的宠物。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墨猴,因能够帮助主人磨墨而得名。笔猴一旦累了,就会钻到大笔筒里休息,或钻到抽屉角落里睡觉。主人只要略施花生、豆类、硬果,就能维持它的生存。古代文人之所以喜欢养笔猴,一是因为它珍奇,且易于饲养;二是它那帮主人磨墨、递纸的滑稽、灵巧相和手脚不停的勤快劲儿,大大缓解了古代文人做学问的辛劳和寂寞. 墨猴   鲁迅曾在《狗·猫·鼠》中曾提到过墨猴的传闻。 原文如下:“这类小鼠大抵在地上走动,只有拇指那么大,也不很畏惧人,我们那里叫它‘’隐鼠”,“看地上,躺着一匹隐鼠,口角流血,但两胁还是一起一落的。取来给躺在一个纸盒子里,大半天,竟醒过来了,渐渐地能够饮食,行走,到第二日,似乎就复了原,但是不逃走。放在地上,也时时跑到人面前来,而且缘腿而上,一直爬到膝髁。给放在饭桌上,便检吃些菜渣,舔舔碗沿;放在我的书桌上,则从容地游行,看见砚台便舔吃了研着的墨汁。这使我非常惊喜了。我听父亲说过的,中国有一种墨猴,只有拇指一般大,全身的毛是漆黑而且发亮的。它睡在笔筒里,一听到磨墨,便跳出来,等着,等到人写完字,套上笔,就舔尽了砚上的余墨,仍旧跳进笔筒里去了。我就极愿意有这样的一个墨猴,可是得不到;问那里有,那里买的呢,谁也不知道。“慰情聊胜无”,这隐鼠总可以算是我的墨猴了罢,虽然它舔吃墨汁,并不一定肯等到我写完字。” 看来在当时墨猴已经濒临绝种,如鲁迅先生当时也是至听闻而不得。 此生物已经绝种,并无最新发现痕迹,大家所说的墨猴一般都是拇指猴、蜂猴或是侏儒狨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