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佛是由玄奘法师从印度带回来的珍贵礼物,后历代看护者为了保护它不被破坏和被盗,都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正因此,象牙佛才显得弥足珍贵。   清嘉年间,道士吴根栋在榆林窟发现象牙佛一尊,在榆林窟代代移交,解放后由榆林窟最后一代主持献交给人民政府。象牙佛正名象牙造橡,为像牙牙稍雕琢而成。据说象牙佛世上有两尊,由同一根象牙雕出,另一尊留存国外。造像时代待考,状如手掌,高15.9厘米,上宽11.4厘米,下宽14.3厘米,厚3.5厘米。造像分两片扣合,内刻54个不同情节的佛传图,共刻279人,12辆车马,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两片合在一起外形是一骑象普贤,手捧宝塔,袒胸赤足,头发呈波纹状;象背鞍俱全,装饰美观。整个造像刻艺高潮,刀法细腻,形制上表现了印度建佗罗艺术风格。 据此推断,可能是唐代僧人从印度携归,是一件在榆林窟历经一千多年保存下来的稀世珍品。现造像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馆,安西县博物馆存有复制品,与原品毫无二致。   象牙佛本是唐朝高僧玄奘从印度西行归来的时候,印度国王赠送个他的礼物,后来把它留在了瓜州寺院。   大约是在清朝雍正四年前后,榆林窟住持道士吴根栋在清理一个洞窟的积沙时,在角落里发现了象牙佛。 象牙佛     一座名不见经传的石窟,供奉着来自佛国的传世珍宝。一时间,慕名前来参拜象牙佛的信徒香客络绎不绝。榆林窟的住持道士将象牙佛精心守护,代代相传。   清朝末年,象牙佛传到了杨元道长的手上。此时的大清王朝风雨飘零,西北边陲土匪横行。声名远扬的传世国宝象牙佛自然不会逃过匪兵的眼皮。土匪很快来到了榆林窟,逼迫杨元道长交出象牙佛,被道长拒绝。杨元是第一个为象牙佛献出生命的道长。他惨死后,弟子严教荣继任住持,但象牙佛却下落不明。   1904年,严教荣终于打听到,土匪到来之前,师兄李教宽早已带着象牙佛逃出榆林窟,去老家金塔避难。后来李教宽在金塔县去世,这个象牙佛就被金塔县塔院寺收藏。   严教荣前往金塔请佛,1905年,象牙佛流落他乡40多年后再次回到了榆林窟。   80多年后,敦煌学者胡开儒在榆林窟的废木料堆里找到了这块残匾。匾上的文字详细记录了象牙佛的来历以及失而复得的过程。这张幸存下来的旧木板,用斑驳的字迹,无声地传达着先辈们以慈善为天职,视诚信如生命的理念,让今天的人们感慨万千。   经历了这样一场人间劫难,严教荣再也不敢放在大殿供奉象牙佛,他把象牙佛悄悄藏在了一个隐密之所,日夜守护。几年后榆林窟再遭洗劫,为保护象牙佛,严教荣和另外一个小道士被土匪残忍杀害,一屋子经书也被焚毁。严教荣被杀,象牙佛的下落又成了无人知晓的秘密。   1927年,一个名叫郭元亨的青年为躲避马家军抓壮丁,从甘肃省高台县一路西逃来到了酒泉,随后逃到了当时的安西县踏实乡蘑菇台子落了脚。郭元亨来到蘑菇台子投奔马荣贵道长,出家当了道士。他每日早起晚睡,洒扫庭院,服侍师父。   有一天,马荣贵把郭元亨叫到河边,告诉他一个秘密:榆林窟有尊象牙佛,是历代长老传下来的圣物,就藏在大殿的龙口中。原来,严教荣在被杀之前,已将象牙佛的秘密告诉了马荣贵。马荣贵特别嘱咐郭元亨:除非到了太平盛世,象牙佛决不能轻易出世!   1930年,马荣贵道长外出化缘遭遇土匪,土匪逼他交出象牙佛,马荣贵飞身跳崖自尽。他是为象牙佛丧身的第四位榆林窟住持道长。 象牙佛     1937年4月20日,蘑菇台子来了一支衣衫褴褛的军队。他们就是刚刚突破马家军重重围堵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左支队。当时已经继任榆林窟住持道长的郭元亨发现,这些当兵的虽然穿得破衣烂衫,但军纪严明,待人也很和气,而且自始至终没有问过象牙佛的事,这让郭元亨大大松了一口气。   西路军从祁连山出来,一个多月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军长程世才向郭元亨求助,希望他能给红军接济些粮食、油料,郭元亨很痛快地答应了。红军刚走,马家军就尾随而至。他们以郭元亨私通共军为由,逼他交出象牙佛。郭元亨牢记师父的生前遗训:不到太平盛世,象牙佛决不出世。不论马家军怎么拷打,他都一口咬定没见过象牙佛!   郭元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乡亲们都知道他没救了,他的朋友梁克仁大夫却坚持用土方子给他治伤。治好了伤以后,郭元亨回到蘑菇台子,继续做住持道长。   1941年5月,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带着夫人、儿子、侄子、学生和几个裱工,离开成都前往敦煌。张大千一行人起初准备用3个月时间完成壁画临摹,到了莫高窟后才发现工程非常浩大,他们一边临摹壁画,一边为洞窟编号、修缮栈道、清理流沙,一干就是2年多。在敦煌期间,张大千先后三次去附近的榆林窟,在一个半月内临摹到60多幅原大壁画。   张大千在榆林窟临摹壁画期间,自然少不了郭元亨为他们前后张罗。据说,张大千曾向郭元亨问起过象牙佛,郭元亨一直推说没见过。   1949年9月安西解放,郭元亨看到红军的队伍打下了江山,盼望已久的太平盛世终于来了,他想:象牙佛该出世了!   为了保护从遥远的佛国骑象而来的普贤,为了这块苦难土地上生民的福祉,郭元亨和他的师傅以及诸位先师付出了鲜血乃至生命的代价。郭元亨没有辱没自己的使命,他可以告慰先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