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蒋碧薇女士》,据传是徐悲鸿所做的一部油画,故而被拍以天价,然而马上就有人出来反驳,这不过是学院习作,双方各执一词,都是有理有据,不过这也侧方面体现了拍卖界的乱象。   《人体蒋碧薇女士》,曾以“徐悲鸿油画”之名在2010年6月被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功拍卖。2011年9月,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修班的部分学生联名发表公开信,称《人体蒋碧薇女士》是当年他们的习作,并非徐悲鸿作品。   徐悲鸿先生1895年7月19日出生于北京,是当代的著名画家,1953年9月26日辞世。   《人体蒋碧薇女士》是一幅油画,曾于2007年11月至12月在北京饭店与首都博物馆的“中国文物国际博览会”展出。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 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功拍卖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修班的部分学生联名发表公开信称油画是当年他们的习作,是废纸一张。   2010年6月份,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拍出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 该油画的拍卖信息被发布于多家网站,同时配发的还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所出示的“背书”和“徐伯阳与这幅画的合影”,以证明该画为“徐悲鸿真迹”。   “徐伯阳先生”在画布背后写“背书”内容:   “此幅油画(人体)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 人体蒋碧薇女士     学生联名发表公开信   2011年9月15日,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修班的部分学生联名发表公开信,称2010年6月以7280万天价拍出的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是当年他们的习作,“连伪作都谈不上,是废纸一张!”   “这是徐悲鸿的作品, 还是我们的习作?”——质疑“徐悲鸿天价作品《人体 蒋碧薇女士》”的公开信摘录如下:   “我们是中央美院油画系研修班第一届(1982-1984)同学,如今散居国内外,有几位同学已不幸离世。最近互相联络,方知大家都对从网上得知的一条新闻存疑。这是一则拍卖消息。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七千多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功拍出名为《人体 蒋碧薇女士》的油画。但所配的却是一幅我们这班同学再熟悉不过的图像:这是我们之中某一位的课堂习作。习作模特是江苏农村来北京工作的年轻女孩L。”   业内评论   著名画家陈丹青称《人体蒋碧薇女士》连“伪作”都算不上:“这幅画你甚至不能说他是一张伪作,所谓伪作就是我很用心的画出来的像徐悲鸿的画,然后冒充是徐悲鸿,这还好一点,这还很认真的在骗人,这个完全是拿了一张不相干的画说这个是徐悲鸿画的,指鹿为马。”   收藏专家马未都:“拍卖行业早已呈现无序乱象,拍卖行就是一个商业单位它没有什么新鲜的,它跟普通的商店没区别,就跟你比如一个超市他有什么程序来鉴定它进来的货什么真的、假的,这个就看他自己愿意不愿意把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