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鞭影是古代知识类启蒙的书,可以让下一代能在知识中快乐的阅读,增长学问和见识。   《龙文鞭影》原名《蒙养故事》,编撰者萧良有,夏广文作注。萧良有系明朝万历年间进士,字以占,号汉冲,汉阳人,自幼聪颖,有神童之称誉,任国子监祭酒,声望很高,著有《王堂遗稿》。国子监是封建时代国家最高学府,祭酒相当于现在的校长。以这么高的地位,亲自来撰写蒙书,也就是小学生读的书,可见那时对蒙学教育之重视程度。   在我国古代传统蒙学中,作为幼学课本,除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之外,还有一本读物--《龙文鞭影》。   《龙文鞭影》成书的年代较《三字经》等要晚,是在明朝万历年间才出现的。李氏《蒙求》以掌故内容开其先河,以后陆续出现了一大批掌故、知识蒙书,《龙文鞭影》就是在这种影响下产生的比较完善的一部蒙学书。   后来杨臣铮认为萧作《蒙养故事》“有裨幼学”,只是太简略了,夏注也有不少错误,于是大加补充订正,书名遂改为《龙文鞭影》。何谓“龙文鞭影”?很多人不解其义。“龙文”是指古代良马,因见到鞭影就会疾驰,无须鞭打,其含义即是说,读这本书是能收到“逸而功倍”的效果的。   到了清末,丹徒人李恩绶认为这本书虽风行已久,但有谬误之处,于是又经过了一番校对增删,于光绪年间付梓刊行。   后来又有清人李晖吉、徐瓒,仿照《龙文鞭影》的体例,合编了一部《龙文鞭影二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龙文鞭影》多半是经过了上述一些人的不断增补、订正、充实后的本子,应该说是比萧的原作要更完美。   《龙文鞭影》在传统蒙学中起着承前启后、由浅入深的作用,在完成了集中识字两千来个之后,为进一步读《四书》、《五经》和作文打下基础。它和初读的“三、百、千”(即《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几种蒙书比较起来,有个显著的特点,这就是它广泛地汲取了前人的若干蒙书的材料,溶入了二十四史的不少人物典故和神话、小说、笔记, 是一部集自然知识、历史掌故于一体的骈文读物。这对后来的《幼学琼林》起了催生作用,影响很大。后来,在以李氏《蒙求》这种骈文体例影响下,出现了各种“蒙求”,有名物的、文字的、历史的、经学的、伦理的、地理的,各种读物不下百来种。但《龙文鞭影》和《幼学琼林》是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两部知识性蒙书。(旧书信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