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周义发教授荣膺“第三届戛纳中国文化艺术节书画展优秀贡献艺术家”,以及法国戛纳市政府授予的“中法文化艺术交流使者”称号。满载正能量与荣誉感归来,让我这个从“望文切义”的笔友,到如今近十年的忘年老友,自然是极为开心和颇受感染的。开心与感慨之余,必然会提笔:一并为周义发、刘孟学两位老先生,同为出自军旅的书法家说上几句。 与本人的十年寒窗,以及工作之后的断续求学不同,周老师的热血青春几乎都奉献给了军营,其书、画艺术的研习与成名也始于这个大熔炉。正是因为这份难忘的情怀,不管是取得一点一滴的成绩,还是获得蜚声海内外的成就,周老师都不忘军营,必言感谢,从周老师“中国梦·强军梦”的奔走于军旅四方,就是最好的注脚。 担负着中国人民艺术家协会副会长、清华美院清美艺术研究会副会长等重要的学术要职,周老师的学术与专业造诣令人敬仰:国家一级书法师、文化部审定的书法家国家职业资格培训考试项目专家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在本次中法文化交流系列活动中,周老师共有4幅书画作品入展,名为《鹏程万里》的工笔水墨国画作品被戛纳市政府永久性收藏。 说实话,有时候不免想“为什么我一介书生与一批军旅书画家有如此深厚的缘分和交情?”,后来,从研究生班来自军队同学的勇于表现与激情演讲,找到了答案“他们外在的阳刚和热情似火,与内在激情燃烧之后的娓娓道来,并不矛盾,虽跨界但搭界……”。再后来,和这样的几位同学成为至交之后,更是明晓了“只是传播正能量的方式不同罢了,拒绝渣子、喷子、混子等负能量的价值观却是一致的” 幸运也幸福的是,通过回陕西老家创办北京海悦书画院西安创作基地的小兄弟,也是在北京的同事——性情敦厚的牛海江,结交的一位朋友同样文武双全:现为中国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的刘孟学教授(笔名河山),曾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高炮部队、空军机关、军队院校,文职2级。非凡的成绩,使得被相继收入《当代中国中青年学者词典》、《中国书画名人大典》等辞书。

刘孟学教授从小喜欢书法,中学及部队期间,曾以板报为园地刻苦习字,系统研习颜、柳、欧、赵、王、张、怀素等书法名帖,特别对毛泽东书法情有独钟,常以虔诚之心、敬仰之情潜心研习,坚持不懈,颇有心得。认为毛体书法集“真善美”、“精气神”于一体,气势磅礴、神采飞扬,意蕴深远,气象万千,不愧为“当代书圣”、“中华行草第一人”。 “经过数十年的临摹、研习、领悟、求变,已渐臻形神兼备、雄秀皆融的境界。其独特的毛体书法神韵美,似奇花烂漫于春风,如行云舒卷于天宇,若瀑布飞流于山崖。观之,悦目悦心、悦情悦魂”,这是著名军旅作家、诗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赵太国先生对刘孟学教授毛体书法的评价。 “在全国众多的毛体书法家中,刘孟学教授的毛体书法,特色鲜明,独树一帜,尤以他人难以企及的神韵美引人注目,大获佳评”。不凡的造诣必然收获不凡的成绩,无论成功举办“军旅风采——戎装九贤” 、“军旅风采——剑笔传情”书画联展,还是“书道春秋墨飘香——敬临毛体书法”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全军核心期刊《政工导刊》“艺坛星辰”发表等等荣誉的取得,当是极好的例证。 最后,说一点关于“创作环境”的题外话。在上月离京赴沪的前一个晚上,由于工作繁忙等原因,只能劳烦周老师跑到了所住的酒店,在聊到很晚即将结束时,我问周老师“是不是感觉可心的人文环境,创作激情与效率都很高?”,周老师如是说“大部分中国书画家狭隘陈旧,只知道相互攀比和模仿,这样的大环境是难以让大家奋发向上的,好在现在正在向积极的方向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