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作家赵树理为我们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文学佳作,如《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三里湾》等。但是赵树理的墨迹却留存甚少,较为罕见,甚至其手稿也存世不多,经过“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赵树理的墨迹更是少之又少。现存中国现代文学馆的赵树理《石头歌》书法真迹就显得弥足珍贵。2014年4月23日下午,我有幸随中国赵树理研究会赵魁元会长,由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助理、作家李洱安排,看到了赵树理在20世纪60年代书赠巴金夫人萧珊的《石头歌》横幅。 我看到的赵树理的墨宝,有给陵川县第一山林场的题诗、有给河北永年西调剧团的题词。赵树理刻意精心书写并经装裱成横幅赠送友人的书法作品《石头歌》,是赵树理存世很少的一幅书法作品。 从《石头歌》的内容来看,系作者在20世纪60年代获悉我国打破了帝国主义的封锁禁运,凭借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精神,成功开发了大庆油田,摘掉了贫油国的帽子后,作者按捺不住喜悦之情,其爱国情怀溢于言表,由衷地写出了《石头歌》。诚如作者所称“我国石油自给乃由征服石头而来,石若有灵,当效通灵宝玉备载其事,故戏制石头歌以漫喻之”。 众所周知,曹雪芹的不朽之作《红楼梦》又称《石头记》,作者假借一块石头的经历,为世人展现了一幅鲜活生动、视角广阔的封建社会的画卷。赵树理在他的《石头歌》中也借用了《红楼梦》的“石头”,但是“这石头不是那石头”。作者为石头赋予了新的含义,现代地质科学的进步,“石头”对人类有了新的贡献。在我国工人阶级和知识分子的努力下,成功地开发了大庆油田,此举对当时我国的国民经济、国防建设和人民生活都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时至今日,我国的石油工业仍在国民经济、国防建设和人民生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难怪赵树理要满怀激情地为“石头”鼓与呼。

赵树理的《石头歌》既不是律诗,也不是绝句,更像是一曲民间艺人的说唱词。《石头歌》读来朗朗上口、通俗易懂,大声读来,在你的脑际会浮现出一个流行于上党地区的鼓书艺人形象,“三弦鼓板响叮咚”,不急不缓、有板有眼,娓娓道来。《石头歌》确实秉承了赵树理让大众听得懂、看得懂的一贯的写作指导思想,又不失作者一贯诙谐幽默的赵氏风格。 赵树理书赠巴金夫人萧珊的横幅长121厘米,宽34厘米,共162字,通篇以行书自左至右竖行书写。每一字都极易辨识,且筋丰骨健、刚柔兼备、墨色丰润、自然流畅,于规整中见潇洒率真,绝无故弄玄虚、矫揉造作、文字晦涩、潦草难辨、使人费解之弊。这也体现了赵树理的性情意趣、功力修养、人格风貌。 赵树理从少年时便熟知家乡的八音会和上党梆子戏,且锣鼓、钹、镲、三弦、二胡,吹拉弹唱无所不能。终其一生,赵树理对八音会和上党梆子戏都钟爱有加,闲暇之余,还会敲敲打打,自拉自唱,自娱自乐。 诚如人们所说,书法艺术是我国的国粹,虽然独具特色,但绝不是孤立的,书法艺术和其他艺术之间有相通之处。唐代张怀瑾在《书议》中把书法艺术称为“无声之音”。音乐中有节奏、旋律之美,力度上有强弱之分,速度上有缓急之别,书法又何尝不是这样。书写的点画线条在形态上也有起伏收放、刚柔缓急之分,有断有续,有张有弛。音乐有乐段之间的休止和间歇,书法用行文中字里行间的布白以及笔画上的间断表达休止和间歇。《石头歌》在笔法上结体舒展、一笔不苟,流畅中不失稳健;在用墨上黑白分明,墨色裕润饱满;在章法布局上疏密有致,字里行间虚实得体,确有一种韵律美。 如果你对赵树理的生平和作品都有所了解的话,你再来欣赏他的书法作品《石头歌》,你就会理解黄庭坚“学书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一说,就会感受到作者和巴金及其夫人之间的真挚友情,也会感知到作者的人格和性情,就会在自然流畅、疏密合度、笔圆墨润的字里行间,仿佛听到八音会的热情奔放、上党梆子的高亢激越之声。 现代书法家沈尹默先生说书法作品“无色而具图画之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细细欣赏赵树理的《石头歌》书法作品,好像眼前又展现出了我国石油工人战天斗地钻探石油的历史画卷,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半个世纪前,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时代强音。 《石头歌》横幅大约写于1964年前半年,此时赵树理走出了1959年被批判的阴影,在大连会议上又重新被誉为写农村题材的“铁笔圣手”。此时的赵树理又有了极高的创作热情,可以想见其心境极好,《石头歌》正是在此境况下应朋友之请的经意之作,尽管赵树理在回复巴金、萧珊的信中自谦道:“前寄题诗,书法拙劣,谬承褒扬,颇觉汗颜——限于底功,无法再好,等锻炼锻炼,再求指正。” 正因为赵树理和巴金、萧珊夫妇友情真挚,所以能情注笔端而率真天成,也因为他精于书法、通晓音律,所以能笔底如行云流水,自然流畅,更因为他自然本色,心系民众,所以《石头歌》朴实无华独具特色。 毋庸置疑,《石头歌》不失为一幅优秀的书法作品。《石头歌》是人民作家赵树理留给世人的珍贵文化遗产。